【道指直播室】万亿农商行三季度对比:重庆农商行规模居首 广州农商行净利垫底

2021-11-19 19:45  评论 0 条

11月17日,广州农商行发布公告称,证监会核准该行增发不超过3.05亿股境外上市外资股,这是该行回A未果后进行资本补充的重要动作。

众所周知,数千家农村金融机构是国内银行体系中重要的一环,充当着将金融血脉延展至地方的重要作用。但不可否认的,由于地域环境、历史因素、经营状况等因素的影响,农商银行资本补充渠道有限,上市与非上市的农商行更是差异巨大,农商行头尾间马太效应十分明显。

截至目前,资产规模突破万亿的农商行仅有四家,分别为北京农商行、上海农商行、重庆农商行以及广州农商行。其中,后三家均已实现上市,从种种迹象来看,北京农商行也在向着资本市场发力。

但在快速生长,领先农商行的道路上,四家银行也各有各的烦忧。高管频频落马生变、踩雷上市公司、业绩增长承压等等问题或多或少的在影响着农商行的第一梯队。

万亿级农商行位次生变  资本补充各有千秋

前三季度,银行业整体业绩回升,暖意也蔓延至了遍及全国各地的农商银行。财经网金融根据企业预警通梳理,在有数据可对比的农商行中,多数实现了净利润的正增长。

但从数据中不难发现,农商行内部马太效应依旧显著,资产规模突破万亿、牢牢占据农商行前四位的银行并未产生变化,仍是重庆农商行、北京农商行、广州农商行、上海农商行四家。

其中,重庆农商行在2019年资产总额达到10297.90亿元,跻身万亿俱乐部。北京农商行、广州农商行均在去年10月官宣资产规模破万亿,上海农商行在去年年底披露自身资产突破万亿关口。

道指期货直播,前三季度,四家农商行均总资产规模均顺利扩表,今年刚刚上市的上海农商行增速最快,为14.96%,随后是重庆农商行为12.92%,剩余两家的增速降至个位数,广州农商行的增速为8.35%,北京农商行增速垫底,仅有3.44%。

值得一提的,三季度末四家万亿级别的农商行位次产生了变动,前三季度重庆农商行资产规模依旧位列榜首,资产规模增至1.25万亿元,较去年年末增长10.16%;广州农商行与上海农商行资产规模均为1.11万亿元,前者以微弱优势从去年末的第三名上升至第二名;资产规模为1.05万亿的北京农商行的排名则从去年年末的第三名降至第四名。

与此同时,北京农商行的营业收入及增速也在上述四家银行中垫底,前三季度北京农商行营业收入122.29亿元,同比增速为-7.12%。也是唯一一家负增长的银行。实际上,剩余三季农商行的营收增速也相对有限,渝农商行、沪农商行、广州农商行的营收增速分别为9.85%、8.87%及5.5%。

财经网金融注意到,前三季度四家万亿农商行的净利润分层明显——重庆农商行以87.51亿位居榜首,同比增12.65%;上海农商行位居第二但是净利润增速最高,同比增21.66%至76.68亿元。北京农商行虽然营收低于广州农商行,但北京农商行的净利润总额明显高于广州农商行排至第三。前三季度,北京农商行净利润54.92亿元,同比增7.17%;广州农商行净利润33.06亿元,同比增幅3.65%。

资本充足率方面,除广州农商行未公布三季度相关数据外,各家银行的资本情况整体充足,仅有北京农商行的资本三项资本充足率较上年末均有小幅度下滑。

对于商业银行而言,资本补充是一项长期而重要的任务。财经网金融注意到,年内多家银行开启了“补血”大幕,手段各有不同。

8月23日,重庆农商银行在中国债券信息网公告,将首次发行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用于补充其他一级资本,金额40亿元。

而在上会前夕撤回申请的广州农商行选择了另外一条补充资本的道路。日前,证监会披露对广州农商银行定增申请的审核意见,同意该行定增申请。广州农商银行定增申报稿显示,该行此次拟定向发行内资股不超过13.40亿股。

11月17日,广州农商行发布公告称,该行近日已收到证监会于2021年11月12日核发的《关于核准广州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发行境外上市外资股的批复》。证监会已核准广州农商行本次非公开发行H股的申请,核准该行增发不超过3.05亿股境外上市外资股(H股发行),每股面值人民币1元,全部为普通股。

此外,上海农商行于今年8月正式登陆上交所。从公开信息可以看出,北京农商行也有意向资本市场发力。

上市路程风险伴生  内控管理亟待升级

对于中小银行而言,上市无疑是补充资本的重要途径,目前重庆农商行已经在A+H两地上市,上海农商行也在年内登陆上交所主板。但在H股上市的广州农商行却在会前夕撤回申请回A未果,北京农商行虽有规划至今尚无实际动作。

而财经网金融注意到,两家尚未登陆A股市场的万亿农商行自身似乎都存在着一定的问题,其中不乏共性。

北京农商行的问题集中于业务层面违规,并因此领到过近两千万的罚单。公开信息显示,北京农商银行存在为身份不明的客户提供服务或与其进行交易等4项违法行为,中国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对其罚款1948万元。对时任北京农商银行副行长、监事长于辉、时任北京农商银行副行长曾林峰,分别罚款12.8万元、3.2万元。

此外北京农商银行曾因超公示标准收取手续费被银保监会点名通报。而北京纪检监察网发布《中共北京农商银行党委关于巡视整改进展情况的通报》更是指出,北京市委第七巡视组在2019年4月15日至6月28日巡视北京农商银行期间,发现该行存在回归‘支农支小’本源不到位“、”服务实体经济有差距等十四方面共43项问题。

广州农商行则主要集中于内部风险问题。据财经网金融了解,该行曾有多名高管落马,包括广州农商行原党委书记、董事长王继康广州农商行原党委委员、行长助理吴海峰涉嫌受贿罪、行贿罪被提起公诉;广州农商行原党委委员、副行长、首席风险官彭志军(市管副局级)以涉嫌受贿罪被逮捕;广州农商行的第一大股东广州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李舫金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广州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业务上多次“踩雷”似乎也显示出了广州农商行的不审慎——近期,紫鑫药业发布的公告显示,因金融借款合同纠纷,被广州农商行诉讼。道指喊单直播间,此前,广州农商行两次借道信托向紫鑫药业放贷,涉案的两笔本金分别为2亿元和8720万元,总额达2.872亿元。

此外,2021年3月,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了一起广州农商银行花都支行纠纷的案件,判决书显示,富邦融资租赁公司尚欠广州农商银行借款本金8.54亿元未清偿。

视线再向前,2020年底ST中捷、*ST德奥两家公司的一纸公告,曾使广州农商银行陷入25亿信托违约风波事件——2017年,广州农商银行向华翔投资提供了25亿元信托贷款,并宣称曾与新潮能源、ST中捷、*ST德奥签订《差额补足协议》(以下简称“《协议》”),三家上市公司为该笔贷款提供担保。对此,3家上市公司均纷纷发布公告否认曾与广州农商银行签署《协议》。

(文章来源:财经网)

现货白银直播室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52jincha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www/wwwroot/qihuo808.com/wp-includes/class-wp-comment-query.php on line 405

发表评论


表情